您的位置:365bet体育在线 > 词汇 > 院结业记

院结业记

发布时间:2019-06-22 01:02编辑:词汇浏览(135)

      选择社区居家养老,还是专业机构养老,这些年一直争议不断,媒体和智库也是各有各的逻辑论证。最近三年多以来,我父母曾经的养老院选择和回归社区的最新举措,以及他们的切身体会和我自己零距离的观察,倒是有了新的启迪。

      我的父母分别生于1935年和1939年,老家分别是杭州和无锡;退休前都是高知,赶上了福利分房、工资水平稳健、业余爱好丰富、经常外出旅游;加上我在1985年读大学之后就没给他们增加过什么财力上的负担,原本在上海成熟社区就过着在我看来很幸福的日子。也许是幸福的日子过于平常,日子久了就想换一种活法。起因是我妈三年多前在金山海边出席晚辈婚礼、受凉后得了不轻的病且住院两星期。出院后她想继续得到无微不至的关爱,于是就去寻找养老院。

      2015年的第四季度,她和我父亲住进了宝山大场镇的一家养老院;费用是每月一万五千元。这是家外资机构管理的新兴项目,有所谓崭新的理念;但地方离徐家汇特别远,有一辆公交车需一个半小时可以到达;没有什么老朋友、老同事或老邻居愿意去看望他们。生活极为普通,常规的电视、录像、健康讲座以及偶尔组织另行收费的看浦东、看滨江等活动。一年之后,他们换了一家在松江九亭的养老院。这家民营企业的费用是每月一万元。交通可以先坐地铁十一号线到达九亭站,再由养老院的中巴接驳往返。仍然没有熟人愿意去看望他们,因为没有餐馆、茶室、咖啡厅、电影院等社交或娱乐场所。日常伙食虽然由服务员送到宿舍或者自行去食堂就餐,但格式化、流水式的盒饭必然日久生厌。

      日常伙食的单调和娱乐生活的贫乏,自然是我父母心思回归的重要因素;但还有一个重要元素就是生命活力和社交活动的枯萎,让他们感到寂寞和可怕。最刺激他们的就是有九十以上年龄段的高龄老人,一旦被救护车撤离养老院就基本上不会回来了;这种心理暗示让我父亲明确和我说过像是在“等死”,精神上的感觉很痛苦。至于没有社交、没有朋友或晚辈去大老远赶路看望,我妈觉得被社会隔离了、信息也不灵光了;她也抱怨地说“住养老院好像就是被软禁”。

      终于,他们在外面的高档养老院里“颐享三年”之后,在2018年末选择回归原先成熟社区。自然不必再去支付养老院的护理费,还发现社区的各类服务比他们当初离开时更加丰富多彩了,尤其能够支持居家养老。首先,轻微的体力家务活自己完全能干,如我妈就心情舒畅地做色拉、炸猪排;我爹包馄饨、做汤圆等,半成品、新鲜蔬菜、时令瓜果和美味熟食等,在居住的楼下就能随时采购且费用很划算。至于寻找保姆或钟点工,也早就是成熟社区服务居民的常规内容了。

      其次,交通便捷程度又继续提升了。我去看望他们就可以依托地铁,他们想去市区任意场所,也都随时能够动身并在地铁网络里上微信也不会受影响。以往的老朋友、老邻居、老同事等又恢复了自然的联系。新年要到了,和海外的亲友邮寄贺卡、台历等,或者订阅报刊,邮局步行就到。我父母都长期当过老师,以前的学生也带着孩子甚至是孙子前来探望,徐家汇社区的屋子里立即充满着满满的活力和朗朗笑声。就是在街面上的每天清晨和傍晚,也都是学子们的靓丽身影。

      第三,就是文化生活极大地丰富多彩,连小区保安都会热情地介绍社区文化活动中心的最新节目表。电影院、咖啡馆以及连锁书店、徐家汇公园自然信步可至,还有以天钥桥路为代表的美食街呢,蛋糕、西饼、汤包、生煎……可以说应有尽有、物尽其利、目不暇接。这样的社区生活环境,充分满足了老人的胃和心灵滋养,安能不会感受到“城市,让生活更美好”的目标正在一步步地实现呢!

    转载请注明来源:院结业记